恒大投入29亿“跳水”至1500万!中国足球继续摆烂未来

  2月23日早,有消息称,中国足协致函各俱乐部,拟恢复新赛季中超联赛主客场。当天,中国足协、中足联筹备组就各级国内职业联赛筹备及竞赛计划安排事宜,召集中超、中甲、中乙各级职业俱乐部代表举行线上工作会议。

  有望恢复主客场制的消息令球迷为之一振,但随后,网络上流传的文件细节显示,联赛赛区主客场比赛的要求相对繁琐,比如需要所在地级市政府相关部门出具承办同意函,以及需要提交主场及备用主场信息等。对于小球队,尤其低级别联赛球队来说,除了程序繁琐之外,可能还将增大赛事开销,实施难度因地而异。

  围绕着联赛主客场恢复的讨论仍在继续,目前尚未有定数。但在中足联准备的4套备选方案中,有3套将打满34轮。

  而对于大面积欠薪、投资人大面积撤离的三级职业足球联赛来说,即使恢复了主客场比赛,仍有很多问题丞待解决。赛事正常化,只是防止联赛商业崩塌的必要条件,而非充分条件,但确实有望提升市场对于足球职业联赛的预期。而目前摆在中国职业足球面前的一大难题,仍是欠薪。

  2月14日,体育大生意曾在《国内球员限薪300万,能救中国足球?》一文中阐述了目前中国足球面临的部分欠薪和限薪的情况。新版“限薪令”或将中超中国籍球员顶薪限制在税前300万人民币以内,而外援的最高薪水或被限制在200万欧元以内。

  不过除了足协层面推动的统一限薪令,各支俱乐部也调整着各自的预算空间。2月16日,广州足球俱乐部下发《足球俱乐部球员定编及薪资标准》的通知,一线队球员起薪线多万)。

  根据计算,按照此标准,广州队一线名主力年薪在42万的水平,另6人年薪为30万。而2019年,广州恒大淘宝俱乐部的运营成本曾达到29亿元,同时亏损高达19.4亿元。

  日本J联赛2020赛季平均年薪大约是225万人民币,韩国K联赛2020年平均年薪大约为83.6万人民币,均远远高于压缩薪资标准后的昔日两届亚冠冠军球队。曾经的“难道良心已死”,俨然变成了“良心已重生”。

  而这一薪资标准,也在网络上引起了球迷的热议。《足球报》主编李璇在随后曾发微博评论此事表示,“当快递员赚得多,还不挨骂”。

  当一个行业的最顶尖佼佼者收入被限定在税前300万或60万,除了对已从业人员的信心打击巨大,还会对即将进入行业的年轻人造成悲观的职业发展预期。

  广州队新赛季将薪资预算压低到极致,一方面说明了多元化股权改革进程并不顺利,而恒大集团也不愿意承受广州队解散带来的名誉危机。另一方面也意味着,俱乐部在经营策略上进行了调整,将以青训球员为主征战新赛季,依托恒大足校的班底,进行转型。

  2月26日,据网易体育报道,在股权转让细节无法达成一致的情况下,恒大集团决定1500万运营球队一年。随之而来的则是,上赛季广州队的不少主力球员,包括黄博文、梅方、刘殿座、廖力生、何超、韦世豪、杨立瑜等人,连同上赛季的执行主教练郑智,都可能离开广州队。

  而类似的情况,并非只出现在广州队身上。例如武汉队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。2月25日,据《足球报》报道,在公开讨薪未果之后,武汉队多名公开讨薪的关键球员或面临离队,随之而来的则是武汉队可能也将面临重建。

  而在武汉足球俱乐部2月16日发布的《关于足球投入调整的说明与声明》中,也同样提到了“大力支持青少年足球发展,建设青训梯队”,以及“鼓励球员主动调降个人薪资标准”。

  曾经的“八冠王”广州恒大,在薪资待遇和比赛奖金上曾出手非常阔绰。甚至亚冠单场比赛的赢球奖和晋级奖金相加,就能达到1300万元。这几乎已经等同于如今广州队一年的预算。

  无独有偶,在2018赛季的争冠关键时期,上海上港队也曾开出单场千万赢球奖。不过这家据说曾烧掉120亿巨资的中超新贵,如今情况更为稳定,除了不存在欠薪的情况,还有望在其他俱乐部遭遇困难的时刻,趁机在转会市场招揽国脚级别的球员。

  对于成年职业球员来说,糟糕的职业联赛环境下,大批球员被欠薪,谋生困难。而对于年龄段刚好合适的年轻球员来说,能够接受更低的薪水,也意味着更可能得到出场机会。

  新赛季的中超联赛有望“卷”起来,但在大批成名球员、优质外援缺失的情况下,代价大概率是观赏性的全方位下滑,或将国内大批球迷群体拱手让给五大联赛。

  2021赛季,中超联赛14支球队出现过不同程度的欠薪,如今时间已经进入2022赛季的备战期,部分俱乐部已经完全或部分解决了上赛季的欠薪问题,但仍有不少俱乐部未妥善处理欠薪问题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中超依然按照计划进行了扩军,从16队增加至18队。

  虽然从中甲新升上中超的球队情况较好,但仍处在大规模欠薪的情况下,中超联赛新赛季的准入依然谜团重重,同时竞技水平也令人担忧。

  目前国内三级联赛均面临资本撤退的问题。如果严格按照准入政策执行准入,如今的三级联赛或均已凑不齐足够的球队。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扩军、放宽准入、对欠薪处理不当,可能将中国足球的问题进一步加深。如此的环境也让各俱乐部削减开支与工资预算,更加有底气。

  《足球报》在2月中旬曾透露部分外援经纪人的担忧:除了中超能够开出的薪水比从前大大减少,能否顺利拿到薪水,也成为了考量因素。普遍欠薪的印象已经逐渐影响到中超的招牌。

  而对于国内联赛效力的中国籍球员来说,能够前往的不欠薪的去处也并不多。至于留洋,虽有各类计划推动,但截至目前能参与的依然只是职业球员中的极少数。

  极大地降低薪资开支预算,广州队的情况却未必是最糟的。比起欠薪和球队解散,公开降低薪资预算反倒已经是更好的结果,也能够在有限的条件下,最大程度的保留俱乐部品牌资产,帮助核心足球IP度过漫长的寒冬。

  2月16日,亚足联官方公布2022亚冠小组赛地点,按照计划,山东泰山和上海海港将前往泰国,广州队将去到马来西亚,长春亚泰将赶往越南。但在中超赛程迟迟未定的情况下,中超4队如何参加亚冠,避免亚冠与联赛的冲突,依然存在疑问。

  2月18日,日本J联赛正式开打。2月19日,韩国K联赛开打。在卡塔尔世界杯的特殊安排导致全球赛程变动的2022年,日韩两国都选择尽早安排,将联赛提前进行。

  相比之下,中超的情况仍更为复杂。中超赛事的组织需要不仅需要考虑球队的欠薪和准入问题,还需要考虑赛区地方防疫问题,需要多方协调来确定最终方案。

  与此同时,在现有各项政策下,中超球队参加亚冠的也困难重重,但中超的亚冠积分却已经到了生死攸关之际。

  2月18日,著名足球记者马德兴曾发文分析了中超未来的亚冠名额形势。今年1月上旬,亚足联通过了未来亚冠联赛的席位将实施“一年一定”的原则,即2022赛季战绩决定2024年名额和席位分配,2023年决定2025年名额分配,以此类推。

  但昔日亚冠积分高居第一的中超联赛,2021年底在“亚足联下属会员协会技术积分排名”中,已经下滑至亚洲第七、东亚大区第三,参加2023年亚冠的席位变成了“2+2”。

  在2022年亚足联第一期“各会员协会技术积分排名”中,中超积分已经由一年多前的“亚洲第一”跌落至“亚洲第十”。

  在最新的亚冠积分中,中超2019年的17.350个积分“撑起最后的门面”。2020年的亚冠联赛成绩统一未必纳入技术积分中。而2021年,中超仅仅获得0.800个积分,几乎放弃了一整年的积分累积机会。在最新排名中,港超总积分也达到了42.542分,较中超还高出3.781分。马德兴指出,如果2022年的亚冠,中国球队继续“儿戏”,积分甚至可能被越甲超过。

  熟悉欧冠、亚冠等洲际赛事积分规则的球迷应该都清楚,一旦积分断崖式下滑,未来想继续攀升,难度将非常之大。一旦联赛参加亚战球队减少至2支甚至1支,在积分累计上天然比4名额的联赛有巨大劣势。

  仍在混乱中的中超,问题的焦点仍然围绕着欠薪、准入、联赛赛制,各俱乐部无暇顾及亚冠。中超虽然自身情况存在特殊性,但就参赛名额问题,与亚足联的交涉也显然并不够。最终,积分方式也转向了最不利于中超的一面。

  在国家队输给“弱旅”后,顶级联赛的差距一旦逐渐被拉开,中国足球或将被“弱旅”们全面超越。东南亚几国申办2022亚冠东亚区比赛的重要考量之一,就是抓住机会增加亚冠积分。

  即使在“爆雷”还未如今严重的2021赛季中期,受制于联赛赛程安排、国家队集训和防疫政策的多方面影响,中超各队也均是派预备队、青年队参加亚冠。

  2021年11月22日,北京国安俱乐部派出征战亚冠联赛的预备队最后9名俱乐部球员以及工作人员乘坐包机回到北京,这一天距离他们出征已有整整158天……

  在2021年的中国足坛,“无家可归的孩子”这个词曾热过一段时间。但这个词不仅能用在将“主场”移至海外的国足身上,还有那些为了中超亚冠积分拼搏过,却也被忽视过的年轻人。

Related Posts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